北汽没要、亏损的Smart 能否在李书福手中妙手回春

时间:2019-06-10  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

  在最终成为吉利新的大家庭成员之前,Smart有过一段痛苦的旅程,这家自诞生起就没赚过钱的所谓豪华品牌,一直是戴姆勒的烫手山芋和“甩锅”的对象,戴姆勒既有过把Smart品牌停掉的想法,也有过被北汽拒绝过的经历。为此,在为Smart落户吉利鼓掌的同时,请不要忘记Smart的坎特命运。在吉利把Smart做起来之前,还是少些鼓与呼。

  在一个半月前的3月28日,吉利成为smart品牌的新归属。戴姆勒股份与吉利控股高调宣布,双方将各出资50%成立合资公司,并在全球范围内联合运营和推动smart品牌转型,合资公司的愿景是致力于将smart打造成全球领先的高端电动智能汽车品牌。根据双方的约定:未来,Smart品牌车型将在中国生产,同时产品也将扩展到紧凑级别车型细分市场。只是不知道,原本“小的不像话”的Smart还能紧凑到什么程度。

  迄今25年历史的Smart品牌,在四分之一个世纪里的实际市场表现,始终与原本的“精灵”的定义事与愿违。成立于1994年的Smart,前身是由戴姆勒与瑞士钟表制造商SWATCH公司合资成立,合作开发微型汽车的MCC公司。SWATCH中途的突然退出,使得戴姆勒于2000年开始独立运营MCC,并将微型汽车品牌命名为“smart”。这一品牌1997年在法兰克福国际车展首次亮相,并为世人带来了一个全新的汽车品类。虽然自1998年10月便开启了在家门口欧洲九国的市场征战,但是其在1999年首个完整自然年却没有收获理想的销量,全年仅8万辆的销量,平均到欧洲九国,每个国家的销量不足万辆。汽势Auto-First通过梳理Smart大数据发现,2004年是Smart销量的巅峰之年,当年Smart销量达到15万辆,这也是Smart迄今为止创造的最好记录。当戴姆勒旗下的奔驰品牌摸高将近200万辆之巨时,Smart的光环却愈加黯淡,15万辆的记录在时过境迁之后的15年间再也没有被打破,这对于每年都瞬息万变的汽车市场来说实在细思极恐。彼时,同为豪华小车阵营的MINI却销量达到了30多万辆。

  金融机构所披露的信息,也佐证了Smart的发展有多么不尽如人意。据美勒茨银行分析师约尔根·皮蓬(Juergen Pieper)估算,自1998年首款车型发布至今,smart品牌已经累积损失了约40亿欧元,年损失约2亿欧元。smart成为了戴姆勒集团手中一块名副其实的“烫手山芋”。

  去年上任的smart品牌新负责人凯伦·阿特(Karen Adt),在履新之初便表示:“smart的未来在中国。”既然决心已定,那么在全球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的合伙人,便显得格外重要。结合戴姆勒全球CEO蔡澈博士提出的,截止2020年smart品牌在欧洲及北美将完全转型为电动车品牌,其他市场也将实现转型。在选择合资对象时,电气化亦成为了戴姆勒的考虑条件之一。电气化,或者是Smart品牌的最后一搏。

  基于以上原因,3月28日前的北汽相比吉利而言,更具接手smart的可能。甚至于在去年6月,戴姆勒和北汽签署了深化合作的框架协议,完成了对北汽新能源3.93%股份的收购,成为北汽新能源股东之一。同时,北京奔驰还与北汽集团共同出资119亿元,打造全球最先进生产工艺标准的奔驰高端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。而结果却是吉利与戴姆勒签署了合资协议。蔡澈曾强调:“任何与吉利的合作将建立在之前的合作伙伴,北汽集团认可的前提下。”因此,汽势Auto-First认为,北汽无意接手smart品牌。多个信源的消息证实,在吉利接手Smart之前,戴姆勒的确征求过北汽的意见,只不过被北汽拒绝了。

  彭博社早在2018年12月就爆出过消息,戴姆勒集团提出过希望将北京奔驰的占股由49%提升至65%,但遭到了北汽的反对。而3月26日晚间,北汽集团港股上市公司北京汽车发布了公告。据汽势Auto-First的了解,北汽股份与戴姆勒及戴姆勒大中华签订合资经营合同修订协议,三方分別按在北京奔驰目前注册资本所占比例合计增资8.928亿美元(约合60亿元人民币)。增资完成后,三方持有的北京奔驰股比不变。戴姆勒与吉利成立出行公司、合资smart,均是为了增大与北汽的股比争夺中的砝码。

  问题亦不能从单方面分析,吉利最终接过smart这块“烫手山芋”,是吉利与戴姆勒两厢情愿的结果。此前李书福豪掷90亿美元,收购了戴姆勒9.69%的股份,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,却表示不会通过这一形式获得监事会的席位,不影响戴姆勒的战略。Smart或许不是李书福最想要的,与戴姆勒集团进行更深度的合作,才是李书福想要的结果。

  在与戴姆勒形成合作前,吉利也通过“买买买”的方式建立起了与多家汽车品牌间的联系。首先是2010年蛇吞象般从福特手中收购沃尔沃,2017年又买下美国飞行汽车公司,随后又在2018年重金收购了宝腾汽车和和旗下跑车品牌路特斯。代表未来出行的飞行汽车业务,以及通过在武汉投产部分车型的方式复苏路特斯品牌,能为吉利带来多少收益暂且不谈。吉利仅在收购沃尔沃这一战略上,便取得了优异的成绩。

  吉利与沃尔沃在推出技术合作新成果的同时,也使销量和营业额达到了新的高度。汽势Auto-First了解到的消息显示,吉利旗下的沃尔沃连续5年创全球销量纪录,更是在2018年首次突破年销60万辆大关,达到64.22万辆,同比增长12.4%。年销量相比于收购前的2010年,翻了近一倍。中国市场销量超过13万辆,同比增长14.1%,相比收购之初增长了4倍多。

  面对新加入的smart品牌,吉利又能否复刻沃尔沃成功?基于品牌定位,smart无论是产品矩阵还是消费人群,与沃尔沃相比都相去甚远。吉利只能对症下药,为smart的未来画一条全新的路线。

  毋庸置疑,电动化是smart的既定突破口。吉利集团亦在此前公布的2018年财报中表示,2019年将引进更多具竞争力的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产品,以大幅增加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之销量占比。这其中,便有着对于smart的规划。虽然以全球的新能源转型桥头堡为基点,更利于加速smart的电动化进程,但前路也非顺风顺水。在此之前,宝马已经与长城汽车达成了合作,生产的产品正是与smart有相同市场定位的MINI品牌车型。但是,Smart虽然和MINI同属豪华小车,不过两者的命运完全迥异,Smart是为生存而战,MINI是为扩大规模。一个有趣也特别直观的对比,Smart 的累计销量不及MINI三年的销量。

  另一方面,smart旗下产品尺寸紧凑的特点,纯电动化后较短的续航里程或许难以成为用户的主流新能源车选择,但进军移动出行却不失为一种新出路。将smart与吉利在移动出行领域运营的曹操专车相结合,或将提升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。据曹操专车官方统计,该系统注册用户量已超2000万,日均活跃用户110万。依托庞大的用户基础,以出行业务的形式进行产品力扩散,对smart旗下产品的销量也将起到正向促进作用。

  今年年底前,戴姆勒与吉利成立的合资公司将正式挂牌。根据规划:2022年,带有吉利烙印的纯电动版smart,将登上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全球新能源舞台。李书福能否再现沃尔沃般的放虎归山和妙手回春,谁知道呢! 在戴姆勒手中被玩的“稀碎”的Smart,能否变吉利的“好牌”?除了时间,别无选择。多啰嗦一句,Smart所谓的豪华性,在于背靠戴姆勒、背靠奔驰。离开戴姆勒,Smart可能什么都不是。欣欣图库特马开奖结果查询